选择频道
观看记录 清空
    • 视频
    • 资讯

    主播-周嘉仪

    返回 所属栏目 明星偶像 精东小说系列

    我坐在酒吧内,店内差不多没有了深夜高亢的气氛,如何讲都差不多天光了,店内只剩下执拾酒杯的酒保,和一二醉酒的人,或卧或坐睡着了;当天亮后,清洁工人就会赶他们走的了。

    我也不多留,放下啤酒钞票,準备离开;望见有一女子东歪西倒的从一间贵宾房走出来,我被吸引了;望着这女子走向了洗手间,我感到专门眼熟,始终喝了几杯酒,一时刻我不明白地抓破头颅也想不起这女子是谁,酒保见了,就走过来对我讲:「这妞是TVA电视的新闻报导员周嘉仪呀。」

    我擦擦眼睛,再望望酒保:「什幺?」

    酒保讲:「是啊,这美女确实是周嘉仪!」

    这真是个意外收穫啊!我接着咨询下去:「为什幺堂堂一个TVA电视的新闻报导员会在那个地点,而且刚才看她像是喝了许多酒。」

    酒保见有人追咨询,得戚地答:「哼,这妞因为和男友分手了,晚晚都来我的酒吧,一个人开一间贵宾房灌酒。」

    噢,原来如此,难得一位美女如此自毁真惋惜呀;电视的新闻报导员来的,应该是努力的上主播台才对,何以会被投闲置散,就算没有口技,靠美貌身材也应该能够上位;想起新闻主播的美女赵海珠,龚伟怡,林燕玲……差不多上身材十分出众的,我想周嘉仪她……等等……反正……不如……

    心中起了邪念,一秒钟后就付诸实行;我对酒保讲:「那个地点有一笔钞票。」我手中拿出一叠银纸,差不多吸引了酒保视线:「这笔钞票我想也有你一日的营业额,我想包起你的酒吧至下午,条件是,在这期间内,除了周嘉仪外,我不想见到其他人,你明白吗?」

    酒保的视线未离开过这叠银纸,满口承诺我的要求:「没咨询题!没咨询题!」我交了钞票,也中意地走向洗手间。 在女厕外,我先把门打开一点,从缝隙中能够看清内里的情况;厕所并不是专门大只有两个洗手盆及两个厕格,看来周嘉仪今晚醉得专门厉害,她连厕格的门没有关上,就在马桶上如厕,因此,这只廉价了门外窥看的我,周嘉仪那鲜红色的「鲍鱼」完全露于我眼前。周嘉仪没有察觉我的存在,她甜美的模样泛红,眼睛因酒精的阻碍而无神,她如厕后清洁下体的动作也因酒意作祟而变得专门慢;我看见她的举动,我明白这条大鱼我一定能够品嚐。 趁着周嘉仪起身想把内裤穿上的时候,我不慌不忙地走进厕所,周嘉仪也望见了我,她难道讲:「我差不多付了酒钞票……你还要收多一次钞票吗?」周嘉仪确实醉得紧要,自己内裤还未穿好也不明白,甚至把我当成了酒保,我也不知好嬲依旧好笑,决定走向她,做点事让她明白我的来意。

    「我确实付了钞票……咦……你……你想干什幺……」周嘉仪被我一推,整个人跌向洗手盆,她定一定神,我差不多从她身后揽着她,禄山之爪就抓着周嘉仪的双乳,周嘉仪被吓得不明白得有反应,任由我摸她的乳房;以我的经验看来,周嘉仪的双奶也是一流,隔着她的恤衫和胸围,但搾上去手感非凡,应该是34吋C级左右的尺码,然而不是巨乳对我来讲也不是咨询题,最重要是弹性,搾下去感到弹力及柔软才是好的,周嘉仪的乳房正好带给我这种享受。 被我一下又一下的搾压,周嘉仪才明白来者不善,开始尝试推着洗手盆借力,想把我推开,但她全然使不出力量,反而她的所谓抵抗行动,只是激发我使用暴力,用力扭周嘉仪她的乳房,痛得她哭起来,赶忙哀求:「呜呜呜……不要啊……不要打我……呜……不要用暴力对待我……呜呜……」


    我就改用之前轻柔的爱抚节奏,又在她耳边讲:「我可不能用暴力,除非妳乖乖合作。」

    「你……你想我如何样……」

    「干妳!」

    可能我讲得太过直截了当,周嘉仪呆了一呆,只是再蠢的人当下身被入侵时,也会明白是什幺一回事;周嘉仪不单感到上身乳房被人玩弄,连下身感到热力迫人,像是有一枝保暖用的热水棒抵住在下身!

    周嘉仪立即往下望,发觉自己原来一直没有穿好裤子,再望清晰,一枝啡黑色的男人性器官就狂自己两腿中间!周嘉仪察觉自己的失算差不多为时已晚,在我和她讲话时,我差不多掏出了我的「弟弟」,而涨涨的它也作好上战场的準备,早就抵上周嘉仪的「妹妹」处亲热亲热。

    挫败感如白蚁侵蚀树木一样侵入周嘉仪的内心,儘管她的情人是个有妇之夫,但她是专一的,未有和情人以外的其他男人亲热过,现在她不但被一名陌生男子淫玩,自己的性器官更与这男子的性器官接触,而自己却无力还抗,周嘉仪深深感到自己的无能。

    周嘉仪的无能为力就只会显示我的能力,她自己也未发觉,她的阴部差不多流出一丝丝的分泌,开始黏着我俩的性爱工具;我只是用阳具贴着周嘉仪她的阴部,她的「妹妹」差不多流「口水」了,要是我打真军她还得了! 只是我也不急,我先以磨擦的方式缓和周嘉仪複杂的心情;我开始轻轻前后摆腰,阳具在周嘉仪的阴唇上棒来棒往,被电击般的快感立即由周嘉仪的下身涌向她躯体每一个角落,甚至隔着衣服,我抚摸着周嘉仪乳房的双手也感到她的乳头怒涨起来,而周嘉仪本身也顶不顺,响起呻吟般的娇声但却在求饶:「啊啊……放过我吧……啊啊……求求你……我会受不了……啊……放开我好吗……啊啊呀……」

    关于如此的要求,我因此可不能理会,而且加快阳具前后磨擦周嘉仪阴部的速度,周嘉仪分泌淫水得更盛,源源不绝流出,沿我的肉棒及她的大脾流在她的内裤和地上;受不了的周嘉仪甚至弯腰伏在洗手盆,企图抽紧躯体阻止快感漫延全身,但她做什幺防备措施差不多上没用的,乘着她阴道的湿润程度,我就用大炮来第一次轰炸周嘉仪的「小妹」了。

    「哇!啊啊啊啊呀 ~~~ 太粗啦!啊啊啊呀!你插得我好痛!哇呀 ~~~ 救命啊……痛死我啦!啊啊啊!快……快停!哇啊!我下体裂开啦!啊啊呀!」

    周嘉仪的矿洞是被人开採的,那个不用多讲,但看来也并不是常常被人採矿,因为矿洞依旧有相当的窄度,我的「弟弟」那个矿工也要费一点力气才能钻到里面去,但一点也不感到辛苦,相当的窄幅才能给予刺激,不用讲,矿工差不多兴奋得充血,而作为矿工的老大的我也是欢乐来不及,又怎会觉得辛苦呢! 被插的一方的感受因此完全不同,但周嘉仪差不多无法扭转局势,直到我的阳具钻进她阴道最深处,往她的花心一顶,周嘉仪躯体剧烈地震动了一下,上升的热度及兴奋都急速上升,周嘉仪惟一能够做的确实是同意自己差不多被打败了的事实,理性也被锁在脑袋的一个小角处罢了。 既然攻击了周嘉仪的穴心,是时候进行抽插了;阳具退出周嘉仪她的阴道相当的位置,她的阴肉立即收缩,但的阳具再涌上去,周嘉仪的淫液和的阳具的力量都排除了她阴道的蠕动,阳具再插入去了;周嘉仪只是闭上眼,不断在叫:「不要再插。」但叫声却越来越放浪,越来越发姣,面部的表情也变得享受多于痛苦。 好吧,就让周嘉仪自己试试自己有多淫蕩吧!接着我的抽插,却揽着周嘉仪的腰,把她抱起,我就往后移,直至厕格的马桶上,我坐下来,周嘉仪也沉坐在我上面,没有预算到这点的周嘉仪,阴道尽头立即被因体重关係被我笔直的阳具狠狠顶撞,周嘉仪放浪地大叫了一下。

    周嘉仪即时用双手撑着厕格的间板,用力把躯体升起,我的阳具才第一次脱离她的阴道,但重重的失落差不多告诉周嘉仪她自己她的阴道不能够没有了我的阳具,不能自拔的周嘉仪任由慾望操控,再一次沉坐下来,结果周嘉仪只能上下摆动躯体,选择被抽插的速度、洩身和快感,而不是是否要停止。

    周嘉仪上下摆动,我让她在「观音座莲」下採得自动权,因为我也得到了脱去她上衣的权利,把她汗水沾湿的衣服放开,把她束缚的胸围解开,周嘉仪的乳房就在空气中随着躯体移动而在摇晃;终于有了直截了当接触周嘉仪双峰的机会,我就把它们握在手中好好玩弄,直截了当的手感令我确信我估量周嘉仪的胸围尺寸是没有错的,而周嘉仪也沉醉于三点式刺激中:「啊啊呀……专门粗壮啊……又要洩啦……啊……啊啊啊……我……我……啊啊啊……」

    「想我射妳吗?」我在周嘉仪耳边讲。

    周嘉仪面红耳赤:「我……啊啊呀……我……啊啊呀……」

    周嘉仪依旧有最后的保留,我就停止爱抚她胸脯,双手改为捉住周嘉仪的腰,加速她躯体上下摆动的幅度及速度,接着花心被几十下连环轰炸,周嘉仪彻完全底放弃最后的矜持,甚至再攀上了高潮:「要!啊啊啊啊 ~~~ 要……射我……啊啊啊呀……射进我体内……啊啊啊呀 ~~~」

    终于制服了这位电视的新闻报导员了,我因此乐于满足周嘉仪她的要求,把阳具抵在她的阴道尽处,精液炮尽情暴射周嘉仪的子宫,周嘉仪躯体抖震中把我的种子全部接收了。我放低周嘉仪在地上,让她休息一会儿;发洩了性慾,加上酒气也过了许多,尽管耗费了所有体力,周嘉仪她多少也清醒了一点,她并不敢正视我,像是只等着我离开,但周嘉仪太单纯了,以为我干她一炮我就会满足?不傻了,好戏才要上演。 我扒光了周嘉仪身上所有多余的衣物,拖着赤裸裸的她出酒吧大厅;被人拖行着,周嘉仪可怕得有气无力地求我:「不要再姦我了……我……我差不多被你干了一次……放过我吧……」

    我把我的方法讲出来:「不要傻,在酒吧里因此要饮酒,妳还未陪我饮,我又怎能够放妳走!」但我要周嘉仪她的饮法是不同的;我把周嘉仪抱上吧桌的啤酒器上,牵强支撑起躯体的周嘉仪起了蹲下来如厕的模样,我就把啤酒器的出酒处扭向上,对準周嘉仪的阴部,一开掣,金黄色的啤酒柱喷向周嘉仪的下身。

    「哇哇……哇哇……」周嘉仪吓得弹起来,但我立即按着她,周嘉仪的「妹妹」只得乖乖地喝酒;我用手指撑开周嘉仪的阴唇,啤酒直截了当了当冲击着周嘉仪的突起的敏感之处,快感再次袭来,周嘉仪的呼吸又再一次乱了起来。 我见周嘉仪适应了并陶醉于啤酒的喷射攻击,就对她讲:「哎呀,小嘉仪饮得一点也不豪迈,酒是如此喝的。」我就把周嘉仪压下得整个人也沉坐下来,啤酒器的管子直入周嘉仪的尿道。

    「哇哇哇!痛!哇哇哇!肚子痛!」啤酒喷泉在周嘉仪的尿道内,全然没有空间,啤酒只得涌进周嘉仪的膀胱,一时刻,周嘉仪的肚子都微微隆起,周嘉仪不断摇头大叫:「痛死我!痛死我!我的肚要涨爆了!拔走它!我……我什幺也情愿做!我什幺也情愿做了!」

    好,既然周嘉仪差不多如此讲,我也无需再糟质她,把她扶起,啤酒器的管一脱离了周嘉仪的下身,周嘉仪即时把啤酒挤出来,接着也差不多受不了也撤出尿来,冻啤热啤一同撤得满桌满地皆是。 我把周嘉仪她抱落在地上,要她蹲下来在我面前,直立的阳具就在她面前,因此要她的小嘴为我服务;身心受到比之前更大的打击,周嘉仪差不多六神无主,我的阳具塞进她的口中,她差不多自动自觉为我口交起来。

    周嘉仪的「妹妹」喝过酒了,我的「弟弟」因此也要豪饮一番;我拿起花洒型的啤酒器,这种啤酒一般是比较廉价的货色,但我也照样用来喷射在我的下身,啤酒流过我下体的黑毛,沿着肉棒流下,当中许多顺着我的棒子流入周嘉仪的口内,周嘉仪只是一味在舔,她的舌头在棒身一捲,就把我之前的精液加上啤酒混成的精啤喝下,

    「纯精液啤酒,可能是世界上最好的啤酒。对吗?」

    「嗯嗯嗯 ~~~ 嗯嗯嗯 ~~~」周嘉仪没有理我,我都不知周嘉仪是陶醉于喝酒依旧为我口交中;我把啤酒洒向周嘉仪的脸部,她也只是合上眼睛迎面同意,秀髮、耳蜗、鼻孔、口角、眼睫毛,全差不多上啤酒泡,不单周嘉仪的面上是,啤酒也向下流满她的全身,像是泛滥的河水淹没了大地一样。

    周嘉仪差不多把我棒上的精液舔得一乾二净,我就双手揽着她的头,要她加快为我口交,因为话明精液啤酒又怎能够没有精液!我要再製造一些出来了:「喂,我的醉美人,新奇出炉的精啤要来了,準备好痛饮三百杯没有?」

    周嘉仪一边口交一边点头:「嗯嗯嗯 ~~~ 嗯嗯……」


    「那就好好给我全喝下!」

    「嗯嗯 ~~ 嗯嗯嗯嗯! 」

    周嘉仪尽把我的新一轮射出的精液连啤酒全数饮下,加上透过皮肤汲取酒精,及早前下体的「豪饮」,周嘉仪确实全身也在喝酒了。

    周嘉仪、周嘉仪「妹妹」,以及我的「老弟」也饮酒,我也不能够失威不饮饮酒;把烂醉如泥的周嘉仪放在一张酒桌上,我往她身上舔,周嘉仪她发热的全身也是酒,我能够慢慢品嚐。 先是周嘉仪她红红的脸孔,眼皮耳珠上的啤酒被我一一舔去,留下的却是我的口水,周嘉仪只是喘气着,本身的酒意加上我挑起的慾火,周嘉仪像是混身不自在,体温也高得专门。 我的舌头向下溜,周嘉仪的乳沟中藏着许多酒珠,我细心地一滴一滴吸入口中,周嘉仪的其中一个敏感之处被玩弄,即时躯体抖动起来,关于周嘉仪她的胸脯,我可不能走马看花便算,嘴唇在她的乳房上抹过,把啤酒全都扫入口内,直到她的涨硬乳头,我更用舌头来回地舔,作为送酒的花生;这两伙「花生」不同平常送酒的花生,夹杂着周嘉仪的体香和汗水味道,今晚的酒是特不行。 我的口和舌接着往下舔吻,周嘉仪柔嫩的肌肤差不多把她肚皮上的啤酒弄暖了,但既是「嘉仪牌」啤酒,我也可不能抗拒,把周嘉仪肚上的酒液一舔而尽;被人挑弄着的周嘉仪,呻吟起来,她双手无力搭在我的颈上,大概想我接着玩弄她,我感到自己也兴起,因此就再把阳具直插入周嘉仪的阴道。

    「啊啊!啊啊啊啊……好……啊啊啊……」再受一插的周嘉仪即时兴奋得摊开双手,我就把她的双足放在我的膊上,双手揽着她的大脾,在桌边前后摆动躯体,使阳具能够进出周嘉仪的阴道。

    「啊啊啊……好爽……啊啊啊啊……你的鸡巴真粗大啊……啊啊啊……」

    我的阳具何只是「鸡」,是「鹰」才对,如狼似虎攻击周嘉仪的淫洞,只是周嘉仪的淫洞今晚经历了一次巨棒抽插、一次酒泉射击,依旧狭窄得专门,肉壁的收缩没有之前的这幺厉害,但依旧紧紧包着我的宝贝,我阳具每每要抽出,周嘉仪的阴肉却把我的肉棒反吸吮过来。 我托着周嘉仪的奶子,一边操她奶奶,一边运气加强下身的抽送,上身的触电的刺激,再配以阴道磨擦产生的兴奋,令到周嘉仪大吃不消,淫声浪语地叫:「啊啊啊……我……啊啊啊啊呀……干我……干我深一点……不行了……啊啊呀……我专门想洩……」

    我有意讲:「什幺……大声一点讲妳想要什幺吧!」

    「啊啊啊啊……係……」被我龟突然间一下强力顶撞,周嘉仪立即叫道:「啊啊啊……干我……干死我……啊啊呀 ~~~ 再操我入一点……啊啊啊啊……洩……啊呀 ~~~ 啊啊啊……我要爽……」

    我又略为不中意地讲:「讲清晰一点吧……不如妳大叫『我专门淫!小嘉仪专门淫!干死淫蕩的我!操死淫蕩的小嘉仪!』吧!」

    「係!」周嘉仪听了赶忙叫:「我专门淫!小嘉仪也专门淫!我想你干死淫蕩的我!我想你操死淫蕩小嘉仪!啊啊啊啊啊啊呀 ~~~」

    我这次中意收货了,事实上阴阳交合百多回,我也累了,就在周嘉仪的高潮时再把精液一射而尽;被我两次射精入子宫,我也难保周嘉仪可不能怀孕……

  • RSS订阅 | 百度蜘蛛 | 谷歌地图 | 神马爬虫 | 搜狗蜘蛛 | 奇虎地图 | 必应爬虫 | 明星

  • 本网站提供的最新电视剧和电影资源均系收集于各大视频网站,本网站只提供web页面服务,并不提供影片资源存储,也不参与录制、上传
  • 若本站收录的节目无意侵犯了贵司版权,请给网页底部邮箱地址来信,wangshen5515@gmail.com,我们会及时处理和回复,谢谢!广告合作联系飞机:@qt868(联盟勿扰)
  • Copyright © 2018-2021 精东视频